来。 「其他人跟我先回营!」
「现在,我们来好好地庆祝吧!」打胜仗的吉斯部队准备就地庆祝 一个通报兵从远方跑了过来 「报告军团长大人 米亚大人通知大人您 快回本营 米亚大人她已经先走一步了!」 其实吉斯也觉得这一战有点古怪,但他一直认为是他太多心了 「连米亚她都这样觉得,应该不会错的」 「对不起 村长先生 突然有急事 今天的庆功就到这了」 「兄弟们 有紧急事件 火速回营」 米亚和吉斯都不知道,这一次回去,可是…….
  12月25日 傍晚
   「你来晚了小妞,这裡已经是我 魔尔‧奈比亚的营寨了」 「对了!我好心告诉你,军团长大人已经去打奥次旦丁城  [奥次旦丁也被奥克兰人称做东之心,意思是其经济和战略的价值的重要性就好比奥克兰东区的心脏] 应该不久后 就换那裡沦陷了吧!」 「可恶,我们没时间了,快点突破这裡返回东之心!」米亚率众骑兵衝向奈比亚的部队 「小妞别这麽急吗 我们才刚认识 」奈比亚指挥其部下与米亚军展开局部的攻防战
12月25日 晚上
  吉斯也回到营寨,「遭了,营寨果然出事了,兄弟们快帮米亚!」吉斯率众部队衝入营内 「又来一批啊,大概是守不住了,是完成最后任务的时候了」 「士兵点火,把营寨烧了」 「奥克兰的骑兵啊!和我魔尔奈比亚一起变成灰吧!」奈比亚的部队,早在四週放满了易燃物,所以营寨就在极短的时间内变的一片红色,在这片慌乱中,马儿不听使唤,人们也拼命地想找出能逃生的路,无情的火势持续的扩大,渐渐的变成食人的巨兽,一生生的哀嚎,许多人成了巨兽成长的饲料。 天,如此的青;
海,如此的蓝;
树,如此的绿;
夜,如此的黑。

太阳,微笑如此耀眼;
橙花,绽放如此灿烂。握命运中的某种爱、某种缘、
某种现实,就要学会放手。 沙子由火山爆发﹑山体腐蚀﹑死亡有机体﹐甚至分解的人造物体留下的残馀物组成﹐沙粒能展现当地的环境史(包括生物学和地质学)。用显微镜观察﹐会发现沙粒也能展现出惊人的颜色﹑形状和纹理。
沙粒显微照片
这些桌布是网络上搜寻找到的,桌布不是很新,有收藏桌布的人也许看过。
个人满喜欢三先天的,上传与各位分享(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移除)。星空

冷风吹徐

眼底涌起怅然思绪

感觉告诉自己

在你的世界
「放箭!」 此时千百支像雨的箭往吉斯的方向射来,却还是无法阻止骑兵的衝刺
「上啊 不要被骗人的技两吓到了」 魔萨刚的军队,向被暴风雪冰冻似的,不论指挥再怎麽喊,一样动也不动
吉斯:「你的头我收下了!」吉斯砍下指挥官的脑袋 不到吃掉一个麵包的时间,魔萨斯军全部被吉斯的骑士赶往地狱的路。 推荐MENU:
上等牛舌/法式羊排/上等牛五花
特色简介:
特调沾>这时候沉默是最好的支持, 懂得什麽时候不要说话是一种智慧
每个恋人和每个家庭都会遇到的经济上的危机。trong>一、储蓄友谊

靠得住的友谊是今生最温暖的一件外套。
它是靠你的人品和性情打造的,为止,
19to1双顶级飨宴,7月限定优惠
美国安格斯无骨牛小排+

 

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